rss
当前位置 :首页 > 产品中心

“枫桥经验”四川实践 纵深推进矛盾纠纷多元化解

  今年是同志批示学习推广“枫桥经验”55周年、习同志指示坚持发展“枫桥经验”15周年。近年来,四川省深入贯彻落实习总书记关于坚持发展“枫桥经验”、加强和改进社会治理的重要论述和对浙江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精心谋划,高位推进,不断推动“枫桥经验”在四川落地生根、创新升级,努力实现“排查全覆盖、纠纷全介入、问题不激化、矛盾不上交”。10月26日至29日,记者随中央政法委“枫桥经验”集中采访报道组走进四川泸州、宜宾、自贡,探访“枫桥经验”四川实践。

  10月27日,在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农村土地林权纠纷调解处理办公室,罗富海从档案袋里拿出一封古蔺县人民法院于1953年出具的调解书。虽然已经皱巴巴了,但字迹依然清晰可见。

  这封调解书的当事人叫李邦金,是古蔺县鱼化镇三合村人。自1953年以来,他和同村的李世均家关于门前菜地的权属纠纷一直不断,成了两家人的一块心病。2012年10月,古蔺县农村土地林权纠纷调解处理办公室立案受理该纠纷,让这起土地纠纷出现了转机,经过大量调查取证,争议的土地得到了依法处理,这场近60年的土地纠纷终于尘埃落定。

  在农村,土地、林权等引发的矛盾纠纷频发,一起纠纷往往涉及农村土地征用、林地权属、承包合同等多种关系,调处化解涉及的政府部门多、政策关联性强。由于各类纠纷涉及不同法律,处理权分散在不同部门,缺乏合力,土地林权纠纷得不到及时、有效处理,严重影响着群众生产生活和农村社会稳定。

  如何公正高效化解土地、林权等引发的矛盾纠纷成为了摆在党委政府面前的一道必须要解决的难题。

  古蔺县精心谋划、大胆创新,于2010年底整合县法制办、国土、林业、农业等部门力量,专门成立“农村土地林权纠纷调解处理办公室”,积极探索建立了农村土地林权纠纷联动调处机制。并制定了《土地权属争议处理流程》《土地承包经营纠纷仲裁流程》《林权争议处理流程》等10余个规定。

  罗富海是古蔺县政府法制办副主任,也是县农村土地林权纠纷调解处理办公室负责人。他告诉记者,县“土林处办”采用“一个窗口对外”的运作模式,从法制、国土、林业、农业四个部门抽调精干力量,落实专门场所,对土地林权纠纷实行统一受理、统一调查、统一调处。

  “县‘土林处办’认为情况复杂、法律关系复杂难以解决的,就主动请示上级政府法制办,邀请法院行政庭法官到场帮助分析研究,听取乡镇、部门专业人士意见等,充分运用多方力量,及时有效进行处理。”罗富海说,重大工程项目建设过程中产生的土地纠纷,县“土林处办”主动参与调查和情况讨论,提出处理意见和建议。

  据统计,自2010年古蔺县农村土地林权纠纷调解处理办公室成立至今,已受理多年未能解决的“老大难”土地林权纠纷案件365件,办结361件,办结率98.9%。指导乡镇调处案件749件,接待来信来访群众1923人次,咨询答疑1287次。辖区内,因土地林权纠纷引起的治安案件和刑事案件大大减少。

  今年8月27日,某外卖为宜宾市临港公安分局沙坪派出所送来5杯未署名的奶茶,上面写着“冷一点,给今天值班的警察叔叔”。经多方查实,这些奶茶是一位小女孩送的。

  原来,在7月,小女孩的父母发生纠纷,其父酒后带上菜刀、木棒及一瓶“敌杀死”找到其母声称要将其打残再自杀。

  小女孩及时报警并将父母带到沙坪派出所,通过民警及驻所调解员开展法制宣传教育,其父认识到自己的过错,当场向妻子诚恳道歉,同时还发誓以后再也不干这种事,最终得到妻子的谅解。

  “这是我局去年3月起组建城区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驻派出所调解工作室后的一起典型案例。”10月28日,宜宾市临港经开区公安分局局长刘拯告诉记者,自省、市“公调对接”工作部署开展以来,临港公安分局积极主动响应,积极探索“公调对接”实践经验,让绝大部分矛盾纠纷消除在初始和萌芽状态。

  据刘拯介绍,在以前,派出所遇到这些纠纷都是先受理后移交其他部门处理,但是老百姓不懂,认为是在“推诿”。而现在,直接由驻所调解室介入调解,减少了中间环节,在给群众留下不推诿的好印象同时,也兼顾了效率。

  目前,沙坪派出所驻所调解室有3名专职调解员,负责日常调解。此外还建立了由100余名高校老师、法官、检察官、律师等组成的调解专家库,在遇到疑难问题时,调解员会通过微信、QQ,随时与相关专业人士连线,请专家通过视频为当事人提供专业建议。今年1月至10月,该所已经调解各类纠纷300余起,调解成功率达96%以上。

  截至目前,四川省“公调对接”工作基本实现了城区派出所全覆盖,并向农村中心派出所和警务室延伸,全省公安派出所委托和移交纠纷数4.9万余件,人民调解员调解结案4.64万余件,调解成功率94.7%。

  “在医院门口摆花圈”“在医院里搭灵堂”“占位手术室”……这些画面曾在多个地方出现。

  为破解医患纠纷多、赔偿诉求高、群访和闹访突出等难题,建立健全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工作机制,自贡市政府牵头组织市卫计委、市法院等单位及医疗机构代表进行多方考察学习,最终引入保险经纪人制度,由江泰保险经纪公司作为医疗机构风险管理顾问,锦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等6家保险公司作为医疗责任保险共同体,建立了医疗责任保险区域统保与第三方医疗纠纷人民调解相结合的医疗纠纷调赔机制。2017年6月,自贡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应运而生。

  据自贡市医调委主任庞怀轲介绍,市医调委是独立的第三方调解组织,不隶属于任何政府部门,现有专职调解人员15人,主要由医学、法律、法医学、心理学、保险等专业人员组成。内设纠纷调解部、评估中心、理赔中心等,同时建立专门的医学专家库、法学专家库。市医调委在荣县、富顺县设有两个工作站作为其派出机构。

  “我们的主要工作就是 ‘医闹’转移和医疗纠纷调解。由于处理这类矛盾纠纷的专业性强、情绪对抗强烈,要求我们的调解员必须在尊重事实和程序规范的基础上,用心用情的去化解。”市医调委副主任阮恒远告诉记者。

  去年11月,家住威远县某镇患者殷某某因病入住某三甲医院,经医院全力抢救无效死亡。

  患者死亡后,患方集聚“亲友”五十余人在医院滞留,讨要说法,不移送尸体到殡仪馆,要求医院赔偿。根据省、市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置有关规定,医院配合警方将遗体移送到殡仪馆保存。

  市医调委阮恒远等人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反复向患方宣传医疗纠纷解决的途径、政策、规定,引导医患双方通过正常途径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经反复沟通家属最终同意到市医调委解决医疗纠纷。

  患者死亡后第二天市医调委立即收集相关资料,进行专业评估,组织医患双方座谈。

  在调解过程中患方向医院提出了各项赔偿10万元的诉求。通过“五方”评估定责会认为该起医疗纠纷医院应承担轻微责任,医院应赔偿患者家属11.5万元。经市医调委反复协调,医疗机构同意医调委调解意见,最终达成由医院赔偿患者家属11.5万元的赔偿协议。

  “多赔偿了1.5万元,死者家属在感激市医调委的同时,也意识到了‘医闹’是行不通的。”阮恒远说,市医调委作为调解医疗纠纷的第三方,既要保护患者的合法权益,也要维护医院的正常工作秩序, 调解中力求做到一碗水端平,而不是偏袒哪一方,真正成为具有公信力的第三方。

  今年1月,自贡中院为进一步推进调赔机制落地生根,确保人民调解的调赔机制与人民法院诉讼赔偿一致性,主动与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对接,在医调委设立法庭,将诉讼调解工作融入调赔机制,实现了调赔机制与诉讼的无缝对接。并签订《医疗纠纷诉调对接机制实施细则(试行)》,对医疗纠纷诉调对接的适用条件、对接方式、调解期限、调解结果等进行了细化规定,对医疗纠纷诉调对接机制进行了规范。

  自2017年6月开始运行以来,自贡市医调委接待咨询共375件,受理医疗纠纷175件,调解成功 142件,终止调解15件,结案率89.7%,调解成功率89.5%;接受市法院和各区县法院委托调解的医疗纠纷案件共7件,目前已成功结案2件。今年5月,市医调委被司法部表彰为“全国人民调解工作先进集体”。

上一篇: 学生会实践部工作计划书怎么写啊     下一篇: 海洋之神官网:许冠杰和谭咏麟将在广州同台飙歌两位“老顽童”开启全新歌单